我发现,全中国南北各地的人说话,都不如北京人说话用力。北京人说话不仅嗓门大,字正腔圆,而且喉舌之间还藏着一股浓浓的“哄哄”之气,听起来既象是从鼻孔里冒出,又象是从嘴巴里喷出,与大话、空话、政治笑话搅拌在一起,就成了活脱脱的“牛X哄哄”。

第一章  开会-集结

心头的感觉,而心中开始不断地做沤。

其他地方的中国人,虽然也爱吹牛,也爱讲大话,比如说山东人,但因为喉舌之间少了这股“哄哄”之气,所以,只有牛X,没有“哄哄”,充其量也就算个大炮筒而已。

  迪尔洛站在荒凉的巨石上向远处望着。

在列车上做沤的人很多,几乎每一节车箱的外表都象是被沤吐物刷了一下一样。好象那些警觉的人早已把那车窗打开一条小缝,一发现有沤吐着,立刻把他们的头塞向窗外,以免那些还没有沤吐的人由着前面的沤吐物而产生着共振。

北京人走路,远没有说话上心、用力,很多老少爷们走路都象转圈,外八脚,水蛇腰,走起路来,一晃三摇。

  今天是艾力克斯侦探社集结的日子。

火车从天鸡市开始翻秦岭,这样的自然现象也被母亲用语言涂抹的花枝招展。就象火车行驶的方向永这都是她极度向往的地方。就象这里的文化只为她一人打开一样。而我则必须由着天性更为母亲那总是没完没了的声撕力竭的描述,而心中振奋。就象这个世界怎么遇上了母亲这么一个多才多艺的人。

古早时期,我与中粮华润粮油做生意,对方经理姓赵,我戏称之为“赵氏老儿”,其实,我们那时年龄并不大,都才三十出头,但习惯彼此以老相称。这位赵老爷身长八尺,面白如玉,声若洪钟,可就是TN的走路姿势难看,一副风摆杨柳、螳螂捕蝉的造型。

 
帕米尔高原呼啸的狂风吹乱了他黄色有些枯草色的头发。他用两根手指稍微整体了一下吹乱的发丝,虽然依旧很乱就是了~他无聊的哼着歌“鲁啦啦,噜啦啦,酷拉西塞呦”两只眼睛冷漠无神的望着远方。

‘’这西北地区是个啥子龟儿子地方吗,把老子冻的要死,地里地雪下的多厚多厚的一层,满天遍野都是白茫茫一片,幸亏国家修了这么一条天路,能冰冷的地方走向一年四季如春的天府之国,这条路在建中国家耗费了多大的事,耗费了多少的人力,物力,光山洞就打了几百个,这么浩大的工程呀‘’,

有一次,我在北京请他吃饭,算是回请。出于省时,我提前把凉热菜都点好,一人一瓶二锅头也摆好,就等他祥云驾临了。可没想到,他突然致电与我,说他还带了一位美女朋友同车前来。

   
突然,他的视线向下偏移,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地上有各种各样的高原野草,这些草都是帕米尔高原常见的种类,只有一株只有五毫米高的浅蓝色小花似乎并不是帕米尔高原的物种。

周围的人在听母亲的讲演,他们都在一种疲备当中露出了笑容,也有很多叔叔阿姨接言,‘’是这样子吗,不然我们到陕西来我不方便的吗‘’,‘’必竟都是一家人的吗,光凭走路,那要走多久,‘’,‘’听说过去人都是赶马车,推鸡公车‘’,‘’哎呀,那鸡公车好撇吗,这么大的山,光鸡公车都要整坏多少个‘’,‘’要走几个月去了,才到的陕西‘’,一个说话棉软的,长的也棉软一点的男人也这样说。

我赶紧叫服务员又多预备一副碗筷和酒杯。他俩进门的时候,我恁是没看出来这是一男一女,只当是两个窈窕美女。俩人都悄悄地坐到了我跟前,我还在那里举目凝望哩。当着美女的面,我都没敢说出原因。

    “呵呵,维嘉?还是特洛法?”他嘴角扬起了轻蔑地一笑。

母亲的话引起了很多四川人的答话,也象是这车上有更多的人都在讲着四川话一样。

袁腾飞,袁老师,小伙子长得多精神!站那儿奋笔板书,坐那儿侃侃而谈,如松如钟,如山如岳,可走起路来风景全煞,跟二鬼子似的。不信,你看看他的系列节目《袁游》。听说有人在帮他矫正眼睛大小,咋没人帮他矫正腰杆不直呢?

   
只见迪尔洛稍微弯了下腰,嘴里依旧哼着那首曲调,突然他猛地从地上捡起一块红色石头用力朝那朵蓝色小花扔了过去。那朵蓝花似乎是知道有东西朝它过来了似的,竟然猛地往地里一钻,不见了。

只有父亲在听着母亲这见面熟的讲话时,把脸扭向一边。脸上由着母亲的话语而加据着变化。就象他早已习惯了,不愿意理式一个女人的胡说八道,永这都会由着性别的差异而不萎靡于女人。

北京爷们的腰杆,究竟是什么原因,变得如此“蒲蒻”?是“腰缠四大恒”坠的,还是政治转向累的?奇怪的是,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缺同样的微量元素,为什么北京妞儿的腰杆,个个都直的象旗杆?

 
“哼哼,特洛法,我知道是你了,别藏了,没意思的~”迪尔洛坐了下来,对着岩石下的花花绿绿的野草们用轻松的口吻说到。

就象陕西这块沃土产生的生活与精神文化,与四川那块土地产生的生活与精神文化,有着具大的差异一样。

再说山东大妞的脖子。

     
话音还没落下呢,一声巨响伴随着漫天黄沙直冲云霄——一条十几米长的白色巨蛇钻了出来,吐着蓝色的长信子,疯狂的朝迪尔洛冲了过来。

但父亲由不住他的灵耳,在他好象只顾自己地隔窗观景之时,仍然由着这样的,他极不习惯的语言与那种抱团和睦的环境的精神文化存在的耳中。

山东出大汉,山东也出美女。山东的爷们追求“修齐治平”,山东的美女却实现了“修颀银屏”。修,就是身材高挑;颀,就是头美脖子细长。身材高挑、脖子细长,这是美女的两个基本条件、明显特征。

     
“五年了,不嫌腻吗?”迪尔洛嘴里嘟囔着,然后极速躲掉了大蛇的攻击,然后他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铁质大剑,大喊一声:“死吧!!”疯狂斩击大蛇的身体,大蛇一看不妙,一瞬间身体极速分裂,分裂成几十万条小蛇四散逃走了,迪尔洛的大剑只砍到了两条没来的及躲得小蛇。

就象暗惯的人怎么能去一下子接受光明呢。

长期以来,在银屏上走红的山东籍美女演员,大多都是靠这两个条件征服观众、俘获领导、搞晕导演、更换老公的。长颈范、长颈巩、长颈盖、长颈林都是,无一例外。

   
“哎呦,谋杀啊,你这可是~”空气中想起了一个空灵的声音,几十万条小蛇往那个声音出不停聚集,不过几秒竟聚集出一个密密麻麻的蛇堆,看的让人心里发毛……又过了几秒,蛇堆里密密麻麻蠕动的蛇们的肉体逐渐融为了一体,定睛一看,竟看出来了人的雏形。

父亲突然哼了一声,那一声哼声让这里立刻明白他与这个讲事的女人的关系。大家都把脸朝他望了一下,这时他的脸色由着心气的做怪,而一下把那不的看的心气拥到了脸面,就象谁在无意中伤了他一样。

图片 1

 
一副帅气的小伙子的脸逐渐在蛇群蠕动的肉体中显露了出来,这个情景真是令人讶异,蛇群逐渐变成了他的皮肤、他的衣物、他的装饰、他的头发……这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但是迪尔洛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惊讶与稀奇,仿佛这和吃饭喝水一样是件无比正常的事情。

他抬起脚就朝外走,‘’老常,你要做啥子‘’,母亲象往常一样这样叫着,而父亲这时就象一头陕西的犟牛,一定会由着自已早已形成的脑信息处理系统的心理,在闷不做声之时,会突然做出让人难以预料的举动,就象人在失去了语言的表白之时,同时又那么排斥母亲这川妹子的叫瓜鸡一样的性格。

图片 2

   
帅气的小伙子肉体和衣物鞋袜等都已成型,他理了一下金色的头发,皮肤白皙嫩滑,如果不是刚才亲眼所见你绝对不敢相信这是一堆密密麻麻的坚硬粗糙的蛇鳞化成的。

就象是一生都在用面十份糊着自己的心灵的人,突然要守着一个变幻无常的食物,这样的面粉文化与那样的自然一些的,变幻无常的随心所欲的文化,便塑教着这样的精神文化。就象一生一世都在不服与不屈中沤生。

图片 3

 
“就你自己吗,其他人呢?”迪尔洛问道。“喂喂喂,杀了宝宝两条蛇,就跟没事发生一样?”特洛法撅着嘴,满脸不高兴。

就象父亲心中好象燃起了一团压抑的烈火,这个烈火就这样烧着他。

图片 4

 
“哪里杀了,再说了,你五年每次来都是这套路,也太好识破了吧~”迪尔洛一脸狡黠之色。

就象一个高压的铁锅,在自己毫不情愿的状况下,还得由着自己去卸开这个不知从那儿来的为什么的,心的压力的伐门。

上个世纪末,我刚结婚没几年,有次赴济南出差,顺便去看望在山大读博的女同学。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妹妹也来了。我一见这妹妹云鬓花颜,脖子美白细长,就对同学改口说我还没结婚,请她把妹妹介绍给我。同学听后,当场把白眼珠子翻到了后脑勺:你死心吧你!

  “我不管!!宝宝的蛇被你打伤了,你得负责任!”特洛法还是一脸不高兴。

我急切地望着父亲,就象这个家,那个人也少不了一样。

本世纪初,我在台北西门町逛电影城时,大老远就看见一张林青霞的巨幅头像。那酥胸之上的瓶颈,在我眼里的成像高度,足有我身高的尺寸。我一直盯着她的脖子看,走到跟前,脚趾头踢到了墙面,火辣辣地疼,我才知道那是一根柱子。

 
“好好好,以后赔你便是。真是的,你没有见到他们吗?”迪尔洛无奈说道。“没见到。”“你也知道我喜欢独来独往,不爱跟人一块来的”特洛法回头看了看远方。

我对父亲还残留着感情,他跟母亲总是发生那种害怕的矛盾,但他抱着我时,总是笑着用胡子扎我,我笑了,也难受了。

山东大妞的脖子,是天然长成的颀长,不似泰缅交界长颈族Karen的女人,居然用金属环把脖子硬生生地垫高、拉长。

“OK,那咱们一块等吧,真是的,社长自己约定的集合时间自己都迟到,唉……”迪尔洛叹了口气,双手撑着脸看着特洛法。

我闻到他身上一股汗气的味道,这个味道没有母亲身上的气味柔和,没有母亲乳汁香甜的味道,没有那种心心相印的感觉。

有人说,山东大妞的脖子,之所以修长高耸,原因是为了亲热时容纳下山东大汉的国字脸。这似乎有点想当然,但也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

 
“好好,本大爷陪你一块等~”刚才还脸带愠气的特洛法顿时脸上挂着奸诈的笑容。迪尔洛白了他一眼。

但是却有一股刺人的感觉。

我倒是觉得,山东是儒家思想的策源地,鲁国旧地的女人受礼教约束的紧,女子无才便是德嘛,她们不读书,不需要自己思考问题拿主意,脑容量小,对脖子的压迫小,菜苔上面的花骨朵小,所以容易长高。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打发着时间,不过两人都不是健谈之人,聊了几句就没话题了,巨岩上又恢复了平静。迪尔洛为了打破尴尬,嘴里依旧哼起了刚才的小调,而特洛法则两眼呆呆看着远方出神。

由其是让我那嫩气的气管有些受不了。

至于齐国,也就是胶东喽,滨海之地,鱼盐之乡,爷们出海的时间长,妇人们盼夫早归,伸长脖子,踮起脚跟地站在海边眺望,时间一长,海风一吹,那脖子也就缩不回来了。

 
“哦哦,他们来了~”特洛法突然兴奋,又蹦又跳的指着远方。迪尔洛赶紧起身把手驾到眉前远眺。

在这样的年龄,这个时候,我的头脑中虽然已有了母亲在我跟前的哭诉与诉说,我的天性也由着母亲强行把我拢在她的身边,就象天塌下来,她也要把我拽到她的怀中去倚听倚偏她。

2018.2.9

 
漫天的黄沙仿佛有意不让他们看清似的,越发张狂起来,不过以迪尔洛都能看到五毫米的浅蓝色野花不对劲的超强视力来说,这不是难事。

但天性还末完让我割舍父亲,任由她去干什么。就象父亲这颗家柱还是我的一种幻想。

远方来了四个人,一个扎双马尾辫的,依稀能看到头发很长,能达到屁股;身材也性感,走起路来一对巨乳微微晃着,甚是诱惑,走路就像模特,走一下扭一下,猫步走的甚是好看。第二个人个子很高,得有一米八几,梳了一个夸张的发型,光这个发型就得十厘米;走路就宛如收保护费的黑帮,走路大摇大摆,就像路是为他修的一样;第三个人有点驼背,从他不时往鼻梁上弄东西可以看出是个眼镜仔,他走路就比较谨慎,步伐小而周密;第四个人手插的裤兜里,摇头晃脑的大步迈了过来,衣服都是时下流行的潮流品牌。走姿潇洒而又自信。四个人齐头并进,慢慢朝着迪尔洛和特洛法所在的巨岩走来。

我知道父亲到了车箱的一端,就象他那么喜欢看外面的景子。就象这祖国的美丽的自然的景象,永远都在抽幻着这样一个从小就受到家庭煎熬的心一样。就象这美景的语音永这都是一种浸润心肺的润心济一样。

 
“没错,是他们。”迪尔洛说,“不过,好像少了个人?”“嗯……”特洛法也仔细盯着远方,“好象,坎卜斯没有来嗳。”

“呀吼,老铁们~来这么早啊~”双马尾大胸美女远远看到巨石上的两人,笑着挥舞着手臂打着招呼。其他三个人没什么反应,还是默默走着。

 
“早你妹啊!都几点了,六点集合,现在都六点半了!”特洛法大喊道。迪尔洛双手枕在头后,静静的看着远方。

 
靠近巨石,四个人都加快了走路速度,来到巨石跟前,纷纷几步矫健的跳上了五米高的巨石,仿佛这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

 
六个人在巨石上碰头了。“你们又打架了?”双马尾巨乳美女笑着说,“似乎特洛法又输了呢~”另外的四个人都笑了起来。特洛法急了,“又……又是什么意思?!我只输了两次好不?”“两次,不就是‘又’吗?”穿着时尚的帅哥说到,“对啊,没毛病啊。”“哈哈……”空气里充满了快活的氛围。

 
“行了,叙旧有的是时间,咱们该忙正事了。”驼背的眼镜仔表情严肃认真,仿佛刚才的快乐氛围不存在一样。“我们去总部说,那里安全。”其他五个人都点了点头。“OK,”“看我的,”双马尾巨乳美女说道,边说边两只手做了几个复杂的动作,然后大喊:“出来!!”“彭——”一阵浓雾袭来,浓雾里出现了一只巨型天鹅,光一只翅膀就有十米长,脖子伸长从下面看宛如一座白色巨塔……双马尾巨乳美女喊道:“缆绳放下来!吉塔!”名为吉塔的大天鹅似乎听懂了她的话,从它的后背上叼着缆绳头扔了下来。巨乳双马尾美女动作迅速的攀着缆绳只用了十步就爬到了山峰一样高的天鹅背上。“上来啊”她喊道。

 
其他六个人跟随她的行动都登上了巨型天鹅的背部。“抓紧了哦,她飞的可是非常快哦~别被大风给刮跑了啊”巨乳双马尾美女大笑着说。“行了,行了,快走吧”迪尔洛催促着她。“OK!!上路,去总部!!”巨乳双马尾美女站在大天鹅背上意气风发的指挥,简直就是法国大革命的圣女贞德天鹅版。

 
“呜~”大天鹅扑闪着翅膀,每扇动一次简直就是一次龙卷风,顿时帕米尔高原上扬起巨大的沙尘暴,就连云彩也都被翅膀扇起的飓风吹散了,造成了天空万里无云、地面狂沙泛起的神奇景象。大天鹅一边发着低音炮似的嘶吼,一边酝酿着翅膀下面的气流,随时准备一飞冲天。

 
“抓紧了!!各位!!别被甩下来啊!!”巨乳双马尾美女在巨大的风暴声和大天鹅巨大的嘶吼声中的声音显得是那么渺小。众人纷纷抓紧了缆绳,“轰——”的一声,大天鹅像火箭一样转瞬就消失在巨大的烟尘里。

  到底是什么正事要急着做呢?我们的这几位又是什么身份呢,请看下回。

相关文章